網紅奶吧食品安全存疑 “放心奶”系三無產品?
發布時間:2021-05-24   瀏覽量:164


由蜜雪冰城揭開的網紅乳飲產品食安問題,并非止于蜜雪。不同于“有添加”的奶茶,近年來,聲稱“自制”“0添加”的鮮奶站遍地開花,受到一些健康人士的喜愛。這些鮮奶站大多使用小型殺菌、灌裝設備,生產巴氏殺菌奶和發酵酸奶。但北京商報記者走訪北京多家鮮奶站發現,在“自制”背后,管理混亂、消毒隨意等問題頗為普遍。

以某網紅品牌為例,自稱保質期為3-5天的鮮奶、酸奶不貼生產信息標簽,消費者看不到生產廠家、生產日期和保質期,“放心奶”留下了諸多讓人不放心的隱患。

混亂的保質期

日前,北京商報記者接到爆料稱,鮮奶站哞哞小花牛所售產品存在食品安全隱患。記者來到哞哞小花牛某直營店發現,其售賣的自制酸奶包裝上沒有生產廠家、生產日期和保質期等任何產品信息。

在這家店里,操作間中放置有兩臺牛奶巴氏殺菌機,其中一臺上面張貼有“每天10點 新鮮牛乳現場巴氏殺菌”的字樣。店員告訴北京商報記者:“我們售賣的鮮奶都是當天早上灌的,保質期是兩天,可以放心。”而對于酸奶,店員則表示保質期是三天,也是當天制作,不留到第二天。

但哞哞小花牛乳制品的保質期在不同門店里似乎并不統一。在另一家加盟店內,店員告訴北京商報記者:“鮮奶都是當天的,酸奶也是,所以沒有在包裝上印保質期。酸奶的保質期是五天。”這與直營店的說法并不一致。

據了解,北京哞哞小花牛餐飲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根據其在官方微博發布的內容,哞哞小花牛目前在北京有60多家門店,是京津冀地區最大的手工奶制品連鎖門店,以牧場直供的巴氏鮮奶和“鮮活”益生菌酸奶為主打產品。

乳制品“自制”是哞哞小花牛的重要宣傳點,這一點也得到了店員的印證。但曾在哞哞小花牛工作過的方女士(化名)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哞哞小花牛宣稱乳制品自制,實際上并非如此,而是由工廠制作并配送而來。

網紅奶吧食品安全存疑 “放心奶”系三無產品

北京商報記者以潛在加盟商身份咨詢哞哞小花牛加盟負責人,對方表示,小花牛的原料奶是從豐寧的牧場直接運到店里,店鋪需要進行過濾和巴氏消毒,之后將奶裝瓶或者作為雙皮奶、布丁的原料,有的會通過發酵變成酸奶;還有一些酸奶產品,比如邁阿密酸奶、馬契尼科夫酸奶等,跟店里面的酸奶機不一樣,需要一些特殊定制的設備,就由工廠統一制作后,再運到店里面,目前大概是隔天送一次貨。

隔天送貨的說法與店員“當天自制”的宣傳再度產生矛盾。方女士則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工廠是在每周一、周四和周六向門店進行供貨。

作為社區鮮奶站,哞哞小花牛打造的“自制”“健康”概念頗受家長歡迎。北京商報記者在店里的10分鐘內,大約有5名家長帶著孩子前來購買。但也有曾在哞哞小花牛購買酸奶的消費者向記者表示:“酸奶上沒有任何產品信息,我覺得是三無產品,肯定不敢給孩子吃。”

包裝上無產品信息的自制乳品是否屬于三無食品?哞哞小花牛總部回應北京商報記者時表示,“我們是手工店制的奶制品,每個門店都有合法正規的許可,都有《食品衛生經營許可證》。我們不像超市里賣的那種預包裝食品,外包裝上都印上了生產信息。我們手工店制,在出品的時候,會有一個標簽打印機打的生產日期和保質期,都是貼在產品上的”。

但實際情況中,哞哞小花牛的奶制品并沒有所謂“貼上去的標簽”,通過外賣平臺購買的產品同樣只注明保質期,而沒有最重要的生產日期。負責人則回應稱:“總部是有統一要求的,必須要貼。”北京商報記者繼續追問,是否是公司確有要求,但門店存在執行問題,相關負責人并沒有直接給出回應,并表示將對此事展開調查。

在致電哞哞小花牛三周后,北京商報記者再次來到一家加盟店,發現酸奶制品仍然沒有標簽。而一款250毫升的袋裝鮮奶產品雖然有標簽寫明保存條件等,但也并未注明生產日期。

“全憑自覺”

北京商報記者走訪北京多家鮮奶吧發現,哞哞小花牛并非個例,缺乏管理、包裝混亂的現象十分普遍。

三元旗下乳品店三元梅園也未能幸免。北京商報記者在三元梅園的線下店鋪注意到,其售賣的盒裝傳統奶酪、紅豆雙皮奶等產品包裝上帶有產品配料、生產日期等信息,但杯裝老北京酸奶包裝上并無任何信息。

店鋪工作人員告訴北京商報記者:“老酸奶保質期是冷藏三天,都是當天做的。店里直接賣就不打標簽了,一般走外賣會打標簽。”

部分小規模奶吧的問題則更明顯。在天通苑附近一家號稱“無添加”“現擠現賣”鮮奶店中,僅有一款原味酸奶的包裝上印有生產信息。其余幾款燕麥酸奶、雙皮奶、鮮牛奶的包裝上無任何信息。

“我們的產品都是當天制作的,比如酸奶是前一天晚上發酵好裝瓶的,第二天馬上就賣了。賣得特別快,所以就不寫了,鮮奶也是當天制作當天賣的。酸奶在冰箱可以冷藏5-6天,鮮奶只能放一天。”該奶吧工作人員告訴北京商報記者。

雖然號稱都是當天制作,但實際上擁有3-5天的保質期,當天沒有賣完的牛奶如何處理?一名乳品行業從業者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這都得靠店家自覺。有時候店員圖省事,一次性做完了很多份的酸奶,那么一次性賣不完,第二天把前一天生產的當作當天生產的,這些都是很常見的。由于不要求貼標簽,也很難證明具體的生產時間”。

對于北京商報記者提出的賣不完如何處理的問題,哞哞小花牛加盟店店員則對記者表示:“我們的牛奶每天都不夠賣的,但有時候確實有沒賣完的,我們就會自己處理。”

此前,西安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工作人員曾表示,類似鮮榨的水果飲料和自制酸奶,在做好后的2小時內未能售出,就需要標注生產日期;如超時售賣,則屬于誠信問題。

監管模糊區

“全憑自覺”,奶吧行業目前的現象與相關管理規定的模糊不無關系。對于現制現售奶是否應該貼標,行業內部尚無定論。

鮮奶吧制售的鮮奶如何歸類?“奶吧里賣的酸奶和牛奶都屬于再制產品,一般以傳統發酵工藝來生產的產品,只要奶源在生產過程中達到標準,擁有食品生產經營許可證,現在默許是可以的。目前監管的態度還是比較寬容的,因為奶吧還是屬于新興的產物,符合當下消費需求變化的趨勢。”乳業分析師宋亮告訴北京商報記者。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依據《食品標識管理規定》,乳品在銷售時應當標注生產日期、保質期等相關信息。

相較于形形色色的飲品店,鮮奶吧的產品雖然相對固定、無預包裝或簡易包裝、保質期更長,但更容易產生食品安全風險。北京市東元律師事務所律師王立軍認為,自制乳制品進行售賣者屬于食品安全法第三十六條規定的食品生產加工小作坊或食品攤販。而《食品生產加工小作坊質量安全控制基本要求》規定:“應采取適當的方式對銷售的食品提供產品名稱、生產地址、生產者、生產日期等必要的信息,以使消費者能夠正確地處理、食用、貯存其產品。”

除了貼標,食藥監局的通知中也特別提到,產品應當天加工當天銷售。此后,河南、江西等地陸續出臺了針對生鮮乳飲品的管理辦法。雖然有部分地方性管理辦法出臺,但不難發現,整體對于鮮奶吧的規定較為分散。此外,日常抽檢等監管并未跟上。

監管尚且模糊的背景下,加強行業自律變得更為關鍵。“短期來看,乳制品銷售企業虛假宣傳能收獲一部分不正當利益。但是長遠來看,并不利于未來的發展。這時候就需要企業自律,只有自覺遵守食品安全標準、市場監管和相關法律法規,才能在未來走得更遠。”盈科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高同武談道。

關于我們
公司簡介
企業資質
企業榮譽
企業文化
公司歷程
領導簡介
新聞資訊
公司新聞
行業資訊
員工活動
員工培訓
傳統文化
服務中心
服務中心
關注我們
新浪微博
騰訊微博
丝瓜视频官网下载在线看-草莓app芭乐视频丝瓜-丝瓜下载app安装污ios